外出旅行,主动设局骗游人者实在太多,令人防不胜防。由于近年来多地曝光旅行社、导游宰客事件,使得很多人更倾向于自助游,但别以为自助游就不会发生问题。很多游客到达目的地后却在餐饮、交通、一日游等方面被宰;听从 “好心”路人或司机指引前往 “知名酒店”,结果发现环境不堪;打车遇到黑车宰客;一些看似便宜的游览项目,更常衍生自费、二次收费等层层陷阱让自由行游客深陷泥潭。这里特意盘点出近年来一些亲朋熟人受骗的事例,希望对读者有所帮助。

  中了奖要交税:购物点的最后一刀

  今年暑假期间,市民小梅与家人到北京旅游。一天之内被北京的黑导游带着去了3个购物点。第一个购物点是卖玉器的,小梅忍住没买。第二个购物点是销售竹炭产品的,听到讲解员说起竹炭产品如此健康环保好用,小梅忍不住买了几样。付完钱正要走出购物场时,门口有美女工作人员叫她去抽奖。小梅抽了一张,中了个二等奖。工作人员说这个中奖率很低,只有千分之四。小梅起初觉得自己很走运,高兴地去兑取奖品。工作人员带她来到摆满 “银项链”的柜台前,要她选一条。原以为直接拿了就可以走,可工作人员说要交10%的税。小梅一看标价是680元,10%也要68元,不免有些犹豫。可工作人员反复强调这是真银的,机会难得,小梅于是交了 “税钱”拿了一条。等到从第三个购物点出来时,小梅发现这里有同样的抽奖活动,而且跟第二个购物点的一样,奖品是同样的 “银项链”,也要交10%的税,小梅一抽就中了个一等奖。旅游回来后,小梅想起这根 “银项链”,拿给一个开银饰店的老乡看了看,却得知中奖所得的银项链是假的,大概就是不锈钢做的,不值钱。

  恐吓诈骗:寺庙参佛变成了忽悠

  去年9月的一天,在市委某机关单位工作的小芬与他的朋友们去了西安旅游。她们被导游带到一个“皇家寺庙”——大兴善寺。走进去不久,有几个身穿斜襟淡红衣服的服务生款款走来,他们非常亲切地笑对客人——给每一位游客贴莲花标签,说是对释迦牟尼的尊重,接着又细声细语解说拜佛就要拜真佛,边讲边演示如何跪拜。走到一间小殿堂时,有人卖香,有人招呼游客抽签。这时刚才引领你的人悄悄溜走了,换了僧侣与游客周旋,邀请你买香、抽签。小芬沉浸在刚才的友好气氛中,好奇地抽了签。一个道貌岸然的人把小芬引进一间侧屋解签。一名僧人显出吃惊状: “施主往后麻烦事不断,欲想解脱,逢凶化吉,需购买一物。”接着把一小物件——貔貅摆放在桌子上,说购买了就可以保平安。小芬被僧人一惊一吓,一番蛊惑,十分害怕,最后以690元购买了貔貅,走出了殿堂。其实,去寺庙参观、烧香、抽签被骗的又何止小芬一人?又何止一家寺庙?嘉禾的小文几年前去张家界旅游时,去了那里的紫霞观抽签,结果比小芬的遭遇更惨。接待他的僧侣说: “你得把身上‘不干净的东西’全部留下,方能减去牢狱之灾。”最后小文的3000元全做了奉献,连回来的费用都是向朋友借的!

  “乡情”骗术:老乡已不是真老乡

  2006年秋季的一天,永兴的个体老板嫣红跟他的朋友到澳门旅游。当快要结束旅程时,导游引领他们进了澳门一家玉器商店。走进玉器商店,年轻的女解说员迎了上来,边说边把游客引进会客厅。在讲解一番之后,解说员打探: “你们是从哪里来旅游的?”当她得知他们是湖南来的,眉开眼笑: “啊,啊,湖南的,我的老板就是你们的老乡,他人好,十分重视老乡之情。”说着用对讲机呼唤老板。老板火急火燎地赶来: “太好了,终于见到家乡人了,我几十年没有回老家湖南了,做梦都在想念着家乡人……”玉器老板一副亲切的样子,让游客放松了警惕。玉器老板胸脯一拍: “我宣布,今天我的老乡在商店购买任何一件玉器,只收加工费。”说着,吩咐员工去拿了一盒又一盒的玉器给嫣红等一行游客挑选。有的人本不想购买,但碍于老乡之情,也几百元几百元地买。从澳门回到珠海,嫣红激动地把刚才所购的一件玉器拿出来欣赏,一不小心,玉器碎了。细看,原来玉器是石头粉末压缩而成的,于是,购买了的人都大呼上当。

  移花接木:骗子惯用伎俩

  桂东工薪族张超总是忘不了那次受骗。10多年前,他去了一趟广州,在广州珠海沿江大道,有一个戴鸭舌帽的人向他推销 《金瓶梅》一书。张超早就想购买这本书,何况这还是一套香港版本的,一番讨价还价,最后以120元敲定。正当张超付款之际,带鸭舌帽的人说: “这是部禁书,广州检查得相当厉害,我帮你包扎好。”一番包扎后,带鸭舌帽的人接了钱,把书给了张超。回到旅社,张超打开一看,傻了眼,全是中学复习资料。

  旅游途中,骗人的花招还有很多,有的推销商分派几个托冒充顾客疯狂购买,引诱游客上当;有的冒充领导,忽悠游客听从;还有的女人乔装打扮成没嫁人的姑娘,勾引单身男人,然后骗取钱财,诸如此类,骗术多多。不少上了当的人,还碍于面子忍气吞声。当人们勇敢地站出来,揭开骗子的骗术,维护自身的权益时,受骗的人才会越来越少,骗子生存的土壤才会越来越贫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