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顾名思义,“嘉禾早酒”应是在嘉禾早晨喝的酒,其实不尽然。有点象广东早茶,名曰饮茶,却琳琅的点心菜肴一大堆,茶倒成了其次。嘉禾早酒亦如此,虽少不了招牌的倒缸酒,本质为聚众吃大餐的代名词。


早酒的涵义有几重:

首先说明嘉禾人好酒。啥别说,看看满街的土酒厂招牌吧,但大清早的就喝酒,有点过份,这就牵扯一点人文渊源。嘉禾是农业大县,农民伯伯早晨下田干活回来,搞几杯自酿倒缸酒,消乏暖胃驱寒又解渴,大家都觉得挺爽,于是便成了风气。


另外说明嘉禾人好客。有朋远来,时不我待,一日之计在于晨,大清早的摆上一大桌,各种地方特色:夹心肉、血肠、豆腐、血鸭……,大盆豪碗的,所以如想多尝几个口味,非得组团。掌柜不懂规矩,上午单枪杀过,枵肠而入,鼓腹而出,了却几个小愿,添了更多念想,且慢慢道来。


有同学冯莉的游记指导,掌柜没费周折。最地道的嘉禾早酒据说在县城中医院附近,这天9号,逢县城369的集市,路边摆了许多土产摊,桔子一块五、生花生5块、红瓜子7块、香蕉两块五,比常去的白露塘的闹子还便宜,大喜,顾不上早酒,先收一堆再说。



早酒老板娘李美女见掌柜孤身一人,有些惊讶。引入包厢看菜单,才明白早酒就是点菜喝酒,而不是所臆想的小食小吃。份量均豪迈,心有余力不足,根据推荐要了两个小份:血肠、夹心肉猪脑汤,另加一小杯倒缸米酒,虽然喝不了酒,但入乡随俗,总得走下形式。


这个时点人少,包厢只有我一个人,菜品很快热气腾腾的上来,血肠圆润,肉汤漂翠,食指大开。一个小伙端着碗面进来独坐另一桌,一看就知是非等闲之人,交换名刺,原来是胡老板,老掌门的女婿。老掌门育有一女二子,这么推算,胡老板就是老板娘李美女的夫君了。





胡老板喜滋滋的嗦着他的面,说从清早5点忙到现在10点半,终于可坐下吃早餐了!

辛苦?今天还算好的,换周末得午餐早餐一块吃!

“为啥得那么早就开忙?”“要买最新鲜的最好的肉嘛”!

“啥叫最好的肉?”“比如说你在吃的肉汤,肉的感觉如何?”“相当好,瘦而不柴,筋而不韧!”

“这是啥肉?”“夹心肉!在猪脸颊两侧,各有一小块,每块才三两左右,一份汤要用到2两5,只能一家一家屠户那去收,不早起哪收得完?”


夹心肉好吃有道理:吃是猪兄这辈子干得最多的事,腮帮子活动量大,所以肉好吃,这与前腿肉比后腿肉更受欢迎的道理是一样的。


饭后掌柜去后厨偷窥,才得以亲睹这来之不易的夹心肉,以及那血肠的前生,后来,在门口的闹子上,也看到了有成桶的血肠卖,5元一斤,不贵。




“何苦费神费时亲自跑,叫人家送上门嘛?”“这样虽然省事,但不好把握肉的品质了。”胡老板抽空再嗦一口面条,笑道,“如果别人送过来,对不合格的肉,叫人家退回去也不合适,毕竟是专门留给你,否则人家早卖掉了,这就多了个麻烦。所以还是到现场去收最好,有不合适的马上退给屠户,他就可很从容的将其消化。”


“早酒的生意做多少年了?”“在这个店有十年了,如果从80年代岳父母两老在市场摆摊起算的话,有三十多年了!”


胡老板顿了一下,眼睛焕发出骄傲的神彩,“嘉禾早酒的变迁,就是两老发展起来的,所以说我们这个店是最地道的早酒!”

“怎么说?”

“当初两老在市场摆摊卖粉,后来别人带菜让他们做,再到后来,人们干脆菜也不带了,直接到他们那点菜吃……”

掌柜打断,“为啥不直接到饭店点菜吃啊?”

“新鲜!”胡老板作搬运手势,“你看,就在市场,那边买肉马上这边煮,加工简单调料简单,饭店哪有这新鲜和原滋原味?这就是现在早酒的雏形”。


原来嘉禾早酒最讲究的“食材新鲜”源于这!这让掌柜想起了许家洞的杀猪粉,也是这种做法,因此闻名。


胡老板继续,“后来搬到这,自家的房子,16张桌子,可是不好停车。并且不象一般饭店的布局”。掌柜回忆,是哦,这儿进门是一个咨客前台,而不是常见的大堂,包厢则上下左右见缝插针的布置。


“不过,我们马上就要搬新店了,就在九老峰公园大门旁边不远,4层的楼,每层有350坪,可摆30多张桌,酒席也可以承办了。”

“租金也不少吧?”

“呵呵,还是自家的房子!”


土豪就是这么不显形。


饱餐一顿之后,去九老峰散步消食,此时的九老峰,较之3个月前跑步比赛时的炎热,更是清凉,枫叶渐红,桂子飘香,芙蓉大朵,黄花槐满树。普济寺的自在园刻着《金刚经》的一段:“应无所住,而生其心。心无所住,了无牵挂,得大自在”,自己向往的自在原来是这么回事。














                                                                                                              【篱笆客栈       邓掌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