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时,请说是在东江湖农家乐联盟看到的,谢谢!

 秦少游·《踏莎行·郴州旅舍》 



“雾失楼台,月迷津渡, 

桃源望断知何处。 

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残阳树。 

驿寄梅花,鱼传尺素,

砌成此恨无重数。 

郴江本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 


 黄昏时分,硕男、家胜、柏成诸友陪我去登苏仙岭,鼓动说,半山的竹楼,有山野佳肴,满怀清风,若是天佑,星汉灿烂,月出其中,则可亲临秦观词的意境之中,感受郴江绕郴山的无限风情。 

今日的郴州,已是南国繁华的城市,三湘大地,得港澳风气之先者,莫过于郴州。据我所知,粤港喝早茶的习惯,最初便是由郴州兴起,然后一路北上,风靡长衡株潭。郴州,已经是处处弥漫时尚的元素、先锋的意识。 


我徜徉其间,旧城已荡然无存,些许模糊的印象也没有了。当年,窄窄逶迤的街闾小巷,在飞速向前的经济巨轮的呼啸声中,已被滚滚洪流裹挟而去,只剩下斑斑驳驳的碎片。举目四顾,你不能不惊叹它二十多年翻天覆地的变化。任何一位游子如果远行归来,莫不用沧海桑田的变化来感慨这座城市。但在这大变局中,郴州也有气定神闲,任岁月之风劲吹而不变的大家,这便是为这座城市送来第一抹阳光的苏仙岭。 


在中国的名山中,苏仙岭是最不惮于寂寞的山之骄子。其悠悠人文历史可上溯汉魏而绵绵不绝,晋葛洪的《神仙传》、北魏郦道元《水经注》、宋李昉《太平广记》、明《徐霞客游记》、清蒲松龄《聊斋志异》中,均有生动记述。 


尤其是身世坎坷奇异的少年苏耽成仙的传说,让这座并不伟岸的山岭充满了仙风道气。尔后的秦观的词、东坡的跋、米芾的字而三剑合璧的“三绝碑”,更是华夏文艺史上的奇葩,毛泽东对郴州的记忆,也都由此聚焦在苏仙岭了。


尽管如此,苏仙岭与湘南人一样的品格,不事张扬,不求闻达,淡定而从容、淡泊而优雅,固执地坚守着那一份清高。我们登上半山竹楼时,已是暮蔼冥冥。竹楼掩映在翠竹秀木之中,简陋的竹楼充满了文趣古意。二楼四壁洞开,天风轻抚,在这夏之黄昏,它不独洗去了躁闷,而且洗濯了心灵,让你的灵魂一下子便充满了诗意。 



一杯乡间的新茶,草木的醇香,泉水的甘甜久久地留在心间。不用推轩,只须西望,整个郴州市尽收眼底。暮蔼中有了些雾意,郴江蜿蜒北去,虽不复当年山重水复的意境,但多少还可以找到些许“郴江幸自绕郴山”的痕迹。 


 


但城廓则无法再有当年林邑森森的情景。眼下只有闪闪烁烁的霓虹灯光和车水马龙的城市流动的旋律,你在这充满诗意的苏仙岭上,也不复寻觅到秦观词的意境了。然而十分有趣的是,苏仙岭与这座城市的共存,却似乎在告诉人们一个道理,现代化和传统并不矛盾,它们可以互为依存,和谐共生。 



夜幕撒下来了。没有星星,没有月亮,竹楼外的山岭只是隐隐绰绰的轮廓。趁着夜色,主人端上来一盘又一盘山野乡间的菜肴,醇醇米酒的香味在这竹楼上弥漫开来,杀鸡煮食,仿佛有些时光的倒流,饮酒举箸,就让人感到了无限的古意。然而,就在此时,眼前的林间中却突然闪闪烁烁,星星点点。见我满腹的狐疑,柏成兄告我,苏仙岭沿路装有路灯,每到夜幕降临,便路灯齐放,这主要是为了方便夜间登山锻炼的群众。苏仙岭每天都有3万多人在晨昏两个时段健身登山。这是中国女排在郴州集训给郴州人民带来的新气象。 

我们走下竹楼,来到路边,只见上下两股人流涌动。有的是祖孙,有的是夫妻,有的是朋友,有的是全家人,每个人脸上都汗水岑岑。有的是健步如飞,有的是闲庭散步,有的是慢跑紧走,有的歌声一路,笑声一路。霎时间,整座苏仙岭都涌动蓬勃的生命力。真好啊!我由衷地赞叹起来,我从这些登山者的脚步声中,听到一种文明进步的声音。 

当我们在判定一个城市文明进步的程度,检验一个城市人民生活质量的高低时,的确对群众性的健身活动缺乏足够重视。其实,市民生活质量的衡定指标中,哪个城市参入健身的群众越多,证明这个城市的文明程度越高,生活质量越高。普遍人生追求幸福的终极目标是什么?也许有人会说是财富、权势、荣誉。其实这一切与健康比较时,你不能不认为后者才是幸福人生终极的目标。 

我看着从眼前走过的一个又一个脸上泛着红光的人时,就时时感受到他们内心充满着幸福感。生命的律动让他们内心和谐,在大自然的气息中,你在不经意中便有了淡定。这座山,是一个民间的传说让它翩翩欲仙,传说成仙的苏耽所为,其实就是民间圣贤的标准化身。孝敬母亲,爱护万民,悬壶济世,扶贫救困。千百年来,苏仙岭一直香火不断,一个传说中历经劫难的少年由民间走向神坛,印证了“百事孝为先”“万事民为大”的道理。 

寒暑春秋,晨钟暮鼓,每天都有数万人涌上苏仙岭,这是一种快意的人生,苏仙与万民同乐。为政者可能并未意识到这是和谐社会的一角。一个城市,多留下一点自然,就给人民多留下了一点慰藉心灵的天地。夜漆黑了,苏仙岭许多生灵都蛰伏隐去了,但盘旋的山道上,仍然是人影憧憧。这是一个无月的夜晚,只有闪闪烁烁的灯光,点缀其间。无月,但让我仿佛看到无边的月色。半个月之后,当我随湖南作家采风团再次登临苏仙岭时,主人邀我为这座山留下一句话时,我不假思索便写下了,雾失楼台,月迷苏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