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处湘粤交界的南岭山脉,有一座林木叠翠、风光绚丽的绿色宝库——莽山。据说莽山因林海莽莽、蟒蛇出没而得名,素有第二西双版纳南国天然树木园之称,是目前世界上亚热带原始次森林、常绿阔叶林保存最完好、最有代表性的林区,也是我国南方面积最大、生物物种保存最完好的国家森林公园。这里气候温和,雨量充沛,动植物资源种类繁多,且自然风景优美,已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旅游爱好者和探险者前来探访游玩。

                                                        日全食日启程,享受深厚友情 

我去莽山的机缘,得益于同学阿江过生日。公元2009722日,即出现百年未遇的日全食那日,也即阿江的生日,我和阿崔两个,带着各自的老公孩子,兴师动众地自驾车过去,给与我同窗四载的、精明强干的阿江庆祝生日。阿崔是我的好姐妹,经由我介绍与阿江认识,两人曾多次结伴旅游,早已感情深厚。

是非常幸运的一天,能与亲朋好友一起,目睹日全食由盈到亏再复原的全过程,感受天昏地暗、气温骤降的连琐反应,三生有幸。日全食出现时,我们正在高速路上,特意停车伫足观赏,把大家的太阳眼镜层层叠加,看到了这一罕见的天象奇观,从大人到小孩,无不欢欣雀跃。

是值得纪念的一天带着一份激扬的心情,去赴一场心灵的盛宴。如果不是友情深厚,就不会有如此举动。阿江生日Party上,我们把酒高歌,言笑晏晏,欢乐与祝福连成一片。随着生日宴会缓缓落下帷幕,莽山神秘的面纱也徐徐揭开。 

                                                              猴王寨里戏水,漂流惊险刺激 

抛开人文部分的自然博物馆不算,猴王寨是我们莽山之行的第一站。莽山有很多小地名被命名为某某寨,如猴王寨,鬼子寨等,望名生义,容易叫人联想到山中出现过土匪以及压寨夫人。猴王寨里并不见猴子,仅有的四只猴子,也是从广东运来圈养的。虽说叫猴王寨有些牵强,风景却很漂亮。青山高峭陡丽,披被林木森森,层次渐进的绿色,把山染成了绿的海洋。空气也格外湿润清新,好象一把就可以拧出水来。顺山而建的原生态木道,一路曲折向上,将我们引领到山腰清泉瀑布处。那山泉瀑布,从山上流泻下来,要么气势如虹,要么温柔叮咚,声色形俱美。人在旁边,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感觉被洗过一样清爽。清泉和瀑布冲积形成的洼地,自然聚成一个个小潭,潭水清彻见底,濯在脚上,凉爽透心。同行的男士受不住好山好水的诱惑,一个个扑腾下水,在潭水里畅游起来,好不痛快。


                                         三个好姐妹,游玩猴王寨

 

上午爬完猴王寨,下午进行漂流。早就听说莽山的漂流很刺激,我们深深期待着。但在开车去往漂流地点的路上,见到一路干枯的河道,我们很不以为然。虽说是放水漂流,但也未免太没水了,顿时疑惑重重。阿崔的儿子昊昊,还没有九岁,按规定是不能漂流的,但小男子汉信心十足,非要尝试。他父亲好说歹说,才说服工作人员允许小家伙和我们同船。我们被一再叮嘱要抓牢船上的扶手,否则会很危险。我大大小小也漂流过几次,虽然对莽山的漂流河道很不待见,但也不敢掉以轻心。穿好救身衣上船,刚起漂的时候,就遭遇了一个下马威,眼见着要冲下落差有十米的河道,心里那个紧张,又觉刺激莫名。闭上眼睛,心一横,唉呀,掉下去了,接着,浪劈过来了,一阵尖叫。原以为经过这个高潮,水势会平缓,哪知还没来得及调整,又遭到一阵强烈的冲击,水浪劈头盖脸,我们猝不及防,被呛得狠狠喝了几口水,才知道果然名不虚传。全身湿透了,水却冰冰凉,七月的大热天里,浑身起着鸡皮疙瘩。而不小心喝下的水,回过神来又觉出甘甜,矿泉水一样,实在让人兴奋。

原来莽山漂流没有温柔的时候,全程都是惊险刺激。我们一路跌跌撞撞,惊悚尖叫,心跳加速,人仰马翻。我死死地抓住船上的扶手,心里又惊骇又兴奋又紧张,深怕被冲出来。事实上,稍不注意,就会出意外——阿江和阿崔的老公,漂流至一个叫做老虎滩的地方,不知怎么都被出来船来,吓得我们心惊肉跳!阿江的眼镜不见了,她在水里无奈地挣扎着,我们的船已顺流前行,她抓不住,后面漂流的旅客试图伸手拉她上船,也不能成功。她后来被水手救到河上的礁石上,从岸边步行,才追上我们停下来等待她的船。阿崔的老公为了掩护昊昊不被冲出来,自己却被冲了出来,情急之中,膝盖被刮破了,光荣负伤。这还不算,在扑腾着重新上船的时候,脑袋险些撞上了礁石,吓得阿崔花容失色!还好二位都只是有惊无险,没发生大的意外。

一个小时的漂程,在惊魂未定、紧张不安的状态中结束,互相看看,大家嘴唇都是乌紫的,一是因为水太凉,感觉冷,二是因为太紧张。阿江说,我都不知道怎么就稀里糊涂地被冲走了,完全身不由己。 

                                                              登临鬼子寨,眺望小天台 

第二日,是我们的爬山日,要征服莽山两个著名的景点——鬼子寨和天台山。都说无限风光在险峰,风景绝美处,自然不可轻易抵达。于是,去往鬼子寨时,我们在蜿蜒的山路上盘旋,如探访迷宫。刚开始的一段山路,非石非木,是很原始的黄泥巴路,曲折幽深。两边的树木杂灌,均不经修葺,原始自然。看到了野生油茶树,非常亲切,似乎自己还原成了一个乡里的孩子。但走在路上,两边树木遮天日,隐隐感到阴森。阿崔说,我预感今天会碰到蛇。说的我很担忧,平生最怕蛇。说到蛇,不得不提及莽山的特产——烙铁头蛇。那是莽山一绝,属珍稀物种,被称为蛇中熊猫,全球仅存500条左右,只产于莽山。有消息说曾经一条烙铁头蛇最高被炒到100万元一条。在莽山自然博物馆,我远远地看到了一条供人观赏的烙铁头蛇,脑袋形似烙铁,身体粗壮肥大,花纹黄绿相间,慵懒地蜷缩在假山旁边,已没有一点野性。

果然,随着深入森林腹地,同伴们在树上发现了一条筷子粗的小蛇。他们饶有兴趣地观察,我却三步并两步,跳过这个是非之地。阿崔的预感应验了,在鬼子寨景区,我们三次碰到了蛇,有大有小,鳞片一闪,哧溜一下进洞,没有搞突然袭击,算是客气。

再回头说鬼子寨,后来的路变成了脚感极好的木栈道,一阶阶拾级而上,海拔越高,风景也越美。待来到将军石观赏点,看见一座山峰拔地而起,突兀而凛然,外观形态活像一个披挂上阵的将军,故而得名。我从不同角度拍摄这座奇峰,感觉它像张家界山峰的一座。 


                 这就是将军石 

然后,我们随着木栈道上下起伏,兜兜转转间,一帘瀑布挂在眼前。行进途中,水声由远及近,瀑布全方位呈现。但见一条白练,从高山坠落,冲击着山脚的岩石,荡起层层水花。近距离靠近,用力呼吸,吸收负氧离子洗心洗肺,是此行的重要目的之一。坐在石头上,听着瀑布温柔咆哮,看着天边云卷云舒,十分闲散舒适,自在安宁。


         莽山的水 

对我而言,山林有着无穷魅力,只有回归山林,才能感觉自己在真实地活着。喜欢闲坐山中,听流水潺潺,辨不同鸟语,度得浮生半日闲。在鬼子寨,这种心愿得以实现。我们还看到了硕大鲜艳的蝴蝶,如精灵般地翩翩起舞,我的孩子追呀追,一如我的童年再现。

上午游完鬼子寨,下午接着爬天台山。因为不是节假日,天台山景区的人很少,三三两两的,有着难得的幽静。山中气候多变,时晴时雨,风大雾浓,穿着短袖感觉冷,但并不能扫我们的游兴。去天台山的路是麻石铺就的,厚重多级。我很担心两个小男孩,淘淘和昊昊,会不会因为走不动而成为我们的负担。结果,两个小男子汉的英勇表现让我们刮目相看。全程下来,无论是爬猴王寨、鬼子寨还是天台山,压根就没有让我们抱一下,且每次都还雄纠纠气昂昂地走在队伍最前面,邈视我们这些拖着疲惫步伐的大人们。小家伙们的表现太棒了!尤其是我,在爬天台山时明显感到腿脚不听使唤,好象伤了筋一样别扭疼痛,事后也是肌肉酸痛,好几天都不能复原。相形之下,两个小男孩完全没事一般,如履平地,事后也不见任何后遗症,实在自愧不如。


           和两个小男子汉合影,身后是飞瀑流泉 

在“中南第一险”小天台,我们看到了最美的风景。悬崖峭壁的观景台,浓雾笼罩四周。倚栏低头一看,底下万丈深渊,幽深的山谷,被云雾锁得严严实实,看不见任何。轻纱般的云雾,充斥在我们周围,我们似乎幻化成了神仙。那是如梦如幻的一刻,我思绪翻飞,想起了小龙女,唯有幽人独往来,缥缈孤鸿影。


                 莽山的云

太阳露出脸来,浓雾渐渐散开。我们惊喜地发现,山谷两边的山峰,竟是那样奇峻秀美,如放大了的盆景,谦卑地静默于眼前。这些大自然的杰作,鬼斧神凿,任凭你捣腾想像。远方,云海茫茫,消匿了时间空间的概念,直指地老天荒。唉呀,此景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见!


              莽山的雾 

如果说,鬼子寨的美景是实实在在的,赏心悦目的,那么天台山给人的感觉,无疑是腾云驾雾般的飘飘欲仙。一虚一实间,我们领略了莽山的美,而这,只不过是其冰山一角。莽山,还有太多不为人知的美景和神秘、罕见和珍稀。山奇、水秀、林幽、石怪的莽山,天生丽质难自弃,必将会吸引越来越多的人踏足登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