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日的秋高气爽不冷不热,万类霜天竞自由,这种时候还呆在办公室干活,皆无天理灭人欲禽兽不如也,东江湖畔的清江乡的桔子已熟,该去那走走,吃吃桔子看看湖,是一种简单的快乐。




清江乡在东江湖深处,背山面水,山是黄土地,水是东江湖,历来农家必争之地,盛产清江密桔,皮薄汁多味甜,已是小有名气的特产名牌。路边就是绵延不尽的开放式桔园,橙黄的桔子伸手可及,伸手必不捉,在这里,吃几个桔子没什么关系,民风挺纯朴,当然也不排除路边也有“乱摘一个罚三千”的唬人牌子。



这天先是从篱笆客栈出发到村口的郴州大道,坐201路到资兴罗围,2块钱车费,然后在那搭资兴往清江的班车到上里村,买到清江是11块车费,上里村距清江乡政府那还有5公里多路,之所以提前下车,是因为再往里走,路离湖远了,会少一半的乐趣。约11点钟的样子开始往回走,一直走到下午5点半到东江大坝,约25公里的路程,并非完全沿公路走,在石垅村弃路上山,翻过不高的宝峰仙,结果另辟蹊径果然别有收获。


不碰巧,这天是周日,车一进小东江便被堵住,慢是小事,问题是回程时本来在上坑就想搭班车回,却没搭成,原因是不能超载,于是上坑到东江大坝这段10公里路程是走过去的,然后在大坝那坐上了最后一班往返大坝和资兴的班车,车费5块,费了6个半小时省了6块钱,劳动生产率极低。

下面开始说开心的。

从上里村一下车便陷入桔子的包围,村里的蜜桔收购点是整担的,出村即是桔园,棵棵皆硕果累累,桔子树不高不甚粗壮,却重重叠叠挂着无数的果,果实给了枝条沉重的负担,几欲折断,还好果农们加了支撑棍,难以想象这些小个子居然有这么丰富的产出,我那几株南瓜黄瓜辣椒为什么没有这种精神?




要体会更深的丰收的感觉,则需走进园子,环顾四周,已陷入桔海,虽然是别人家的地,自已看着也极舒坦,何况还有蔚蓝的东江湖供远眺。一路悠哉,碰到大筐小车的果农,聊两句,拿个桔子;在树上看到中意的,摘一个,把玩再三然后吃之。不知不觉已六七个下肚,都说这桔上火,不知明天会有什么后果。





到了石垅村,地图上公路有一个极大的绕弯,中间是一座宝峰仙,不高,从常理考虑应有近道穿越,且可登高远望,是个好主意。然后开始上山,路不错,只迷失了一小段然后步入正途,刚开始当然还是桔树,上到坡顶,果然无限风光在险峰。此时的东江湖不再是眼前的数亩方塘,而是放眼不到边的与山同行的无垠,尽显曲水通幽与博大精深。





山顶却是一大片油茶籽林,红红的茶籽挂满枝头,这是另一种丰收。油茶籽是榨茶油的原料,茶油做荤菜极香,正宗的卖到50多一斤,很好的东西。茶籽树有意思,它在果子成熟的时候开花,果子摘完后即是茶花最盛的时候。现在还有几天便要开始收茶籽,但白色的茶花已争先开出,大多数只是一树有那么几朵,比较着急的几株却是已满树皆花。





老家也有很多油茶籽树,小时候在花开的时候便是吃甜点的时候,茶花中间有一包糖水,甜蜜滴,那时我们会折一截稻杆,跑到山上一朵一朵的吸过去。这天仓促未备工具,不过能应付。把最大的那朵拉近,先闻闻,仍是30年前的特有的花香,淡淡的。然后剥开花蕊,中间的花蜜便水汪汪的露出来,指头探过去沾上一大滴,吮指中还有桔子的气息,果然是甜啊!这么好吃的东西当然非我独有,也可见小虫儿在竞争,无妨。




从宝峰仙下山,小路弯弯拐拐的进入了一个小村,进村前要穿过一片竹林,过一座四根杉木拼成了小桥,村后是大山,老人坐老屋前,很安静祥宁的一处,问之,为田子冲,下次须再来。




从田子冲下山后继续沿公路走,此时的东江湖水却分出绿蓝两色来,界限明显,不知是什么原因。而靠岸这边的水面看上去起了皱褶,产生了层次感,以为是浪的原因,近看却是风平浪静,不解。




后面这段路都是一色的碧水蓝天青山,偶有游船划过,当走上一个长坡,往下可见东江大坝时,终点便不远了,但望山走死马,仍一个多小时才到。





【篱笆客栈邓国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