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湖,那是我常常在互联网上常常见到的一个风景区,而互联网上对东江湖的介绍,也不外乎其水质有多好,其自然景观、人文景观以及农业资源有多丰富。然而互联网上的解释词语,总是有些许的模式化,细细看来,用之来形容别的景区未尝不可。然而任何一个地方,都有它的独特魅力。为了观赏东江湖的独特魅力,我走进云雾缠绕的东江湖。


东江湖与郴州的关系,并不似西湖之于杭州、大明湖之于济南、洞庭湖之于岳阳那般密切,这些城市与湖泊源于历史文化的积累,是很难分开的。而东江湖只是一个人工围成的湖,存在时间有限,因而,其与郴州市的历史归属感并不强烈。没有东江湖,郴州依然是郴州,因此东江湖绝不能称作郴州的眼睛,因为东江湖不在郴州市区,它与城市是分离的。然而东江湖可以算得上郴州的孩子,因为它是郴州人们用勤劳智慧的双手垒成的。清澈清冽的湖水中,依然保存着勤劳与朴素的温度以及汗水的咸度,也正是因为这份温度与咸度,才造就了东江湖的静美。

东江湖蓄水期水面宽160平方公里,蓄水81.2亿立方米, “一坝锁东江,高峡出平湖”,真是一片极为宽阔的水域。东江湖的四周,分布着一些居民点,对于这些常住的人们而言,东江湖也是他们外出的捷径。从白廊乡、坪石乡,到兴宁镇、资兴市,先乘船走水路,上了岸坐汽车,感觉距离并不是很远。若是直接乘坐汽车绕湖而行,距离就远得多。当地人特意游东江湖的几乎没有,他们乘船过东江湖,只是为了去市区卖农副产品,每天早上满满的几箩筐水果、花生、大豆、鱼等农副产品,下午回来的时候,就是几个空空的箩筐。当然箩筐最好是空的,因为空箩筐说明东西好卖,钱包的分量会多一些,装箩筐的人,脸上的笑容才会多一些,心里的温暖也会多一些。


听当地人讲,现在游东江湖的人比从前多了,主要是因为政府鼓励发展旅游业,东江湖的名气也比从前大了。然而与别的景区相比,东江湖还是较为安静的,前来游玩的人并不是很多,没有那种人山人海的场景,反而多了一份宁静。从熙熙攘攘的都市和枯燥乏味的办公室里,一路乘车,风尘仆仆,一旦走进东江湖,整个人都会觉得格外的轻松;工作中的不顺心、情感上的羁绊、生活上的压力,渐渐地被旖旎的山水风光所冲淡。人们往往会在不经意之间放慢自己的生活节奏,重新回归自我,审视自己的内心,得到片刻的宁静。客船在平静的水面上游走,你可以俯身观看湖面,湖水撞击着船身,整个船只一起一伏,有点摇篮的感觉。最妙的是乘渔船,客船的甲板较高,很难用手触摸到湖水,而渔船却恰到好处,你可以在船行使的时候,把手放进湖水里,瞬间掀起一阵浪花,人与船与水,成了一个整体,成了东江湖的一部分。


从远处眺望,数十个小岛像旗子般凸起于镜子般平整的湖面上。湖的四周是茂密的森林,树木大多为常绿阔叶林,委实的“秋尽江南草未凋”,即使到了冬天,东江湖依然是一片青葱。当然,若是雨中,特别是细雨绵绵,四周的草木汲满了雨水,绿得好似要跟着雨水滴下来。东江湖的水很清澈,水质当然是很好的,可以直接饮用,我们曾经在湖里游泳,就直接喝过东江湖水,没有一丝腥味,有一点清甜。东江湖的湖面很干净,没有浮萍与水葫芦一类的植物,极少见到白色垃圾。至于湖底有什么水生植物,很难看到,因为湖水太深,最深的地方,大约有100多米,也就是几十层楼高,想象起来,也够深的了。湖中的鱼类有很多,比较有名的是银鱼、桂鱼、翘嘴鱼及大雄鱼,因为生态环境好,因此鱼的肉质也极佳。在东江湖作客,餐餐食有鱼,这儿的人都很会做鱼,无论是清蒸、糖醋、干煸、红烧,都达到了理想的程度,叫人回味。有时候,你在湖边走着,会突然听见拨刺一声,一条大鱼正在摆尾,旋即消失于水面,只留下一层波纹。这个时候,四周的树木、湖中的清水、水里的鱼儿,共同组成一幅极静极美的画面,那是梦境中时常出现的画面。


2015年国庆,我去郴州拜访好友,朋友的家就在东江湖畔,那几天,我们几乎每天都要到东江湖游泳。当时正值国庆长假,有较长的空闲时间,不必为工作的事情担忧,我们在沿湖公路上散步,闲聊生活趣事。身前是秀美的车湖水,身后是高俊的山峦,这儿的山都较高,这儿的居民往往是靠山靠水生活,发展的是立体经济,山顶是经济林,半山腰是果木,山脚是蔬菜,很有规划,想来成效也不会差,因为这儿的人们脸上总是怡然,并无过多的生活忧色。沿湖公路的两旁,种有芙蓉花,我们去的时候,芙蓉正好开花,但这些绚丽的花朵很少被人关注,都是安安静静地欣然地开花,安安静静地无忧地凋落。在公路上慢悠悠地走着,偶尔能看到一两个背着箩筐的果农,时节虽已入秋,但阳光依旧有些晒人,这些果农大都身穿一件深色的外套,每天于山上和山脚跑,不知疲倦。他们鞋上的尘土越积越多,额头上的汗珠“源源”不断地往衣裳里面流淌,肩膀也被套箩筐的绳索勒下深深的印痕,但黝黑的脸庞分明又是愉快的表情,那是对生活充满希望的神情。我们沿着公路大约走了两个小时的路程,终于到了当地的一个学校,这是一个集小学与初级中学于一体的中心学校,办学规模并不大,几乎每个年级都是一个班级,一个班级大约四五十人;我从友人那儿得知,他们这儿的孩子,小学和初中都是在这座装潢简单的学校里度过,因而与学校的感情不可说不深厚,同学之间的情谊不可谓不密切。值得一提的是,在这儿上学的孩子,学业压力并不大,或者说比较轻松了;他们每天上完必修课程,放学后,除了需要做简单的课后作业,剩下的时间都由自己支配,全然无所谓的特长培训、课后辅导,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无忧无虑;至于这样轻松的环境是否影响孩子的成长,见仁见智,但亲近大自然对人总不会有害。沈从文先生说“大自然是最好的先生”,细想来,也是很有道理,古人讲究“天人合一”,与自然和谐相处,亲近大自然,习得自然的天性,大自然或许能教给我们许多课本中没有知识,成为我们的老师亦未可知。


东江湖的风景点不少,难得的是前来游玩的人不是想象中的那样多,因而整个风景区依旧比较安静。湖中的那些小岛上,建筑物也不多,还保留着几分原始的味道。整个东江湖景区,我最熟悉的是白廊景区。乘船过白廊乡,可以经过凤凰岛,该岛是以“动物天堂、人的天堂”为主题,羊驼、孔雀、珍珠鸡等动物放养于其中,不经意之间,你就可以碰到一两只可爱的动物,只是它们胆子很小,与人一碰面,瞬间钻进茂密的树林里,不见了踪迹。不过你也不必心灰,也许下一刻,你又可见到一只可爱的动物。民俗村的建筑别具一格,囊括了好些个民族的建筑风格,并且能将民俗与民间艺术很好的融为一体,让你在欣赏精美的建筑时,也能观赏一些动人的民族歌舞,委实能让你在繁忙的工作之余,放松心弦,感受另一种生活。锁岛展示的是中国的锁文化,近20多万把同心锁,几乎挂满了整个岛屿,同时也挂满了人们对亲友的美好祝福。至于小东江与猴古山瀑布,因时间有限,我并没有参观,但想来风物不会差。东江吊桥有几分壮观,数百米的钢架木板的桥,横卧在碧波粼粼的东江湖的上空,“长桥卧波“绝对是写实,桥面离水数十米高,人在上面走着,有些摇晃,有点像荡秋千,但比荡秋千来的刺激。那些平放在钢丝绳上木板,有些时候会因放置时间过长,会被雨水腐蚀,不够牢固,所以管理人员每隔一段时间便会将木板翻新,保证了过往行人的安全,因而吊桥没有发生过安全事故。我们在吊桥上行走的时候,对摇晃的吊桥还是有些惧怕。令人诧异的是,竟然还有人骑摩托车从桥上经过,看他稳如泰山的样子,全然不担心桥下是几十米深的湖水,看来他是足够相信这座与他的生活息息相关的桥,将他的信任给予了吊桥,而吊桥的确没让他失望,每次都能保证他顺利通过。桥与人已经形成了一种默契,倒很像知己,彼此的信任。


我们在东江湖游玩,渴了就喝山间小溪里的溪水或是湖水,一样的清爽甘甜。饿了就摘下一两个果子,这儿的人们并不是像防小偷一样防着游人,他们全然做着自己手头的事,不顾其他。在路旁随意摘别家的果子,自然是不道德的,不过这些果树的主人那种不计较的风度,委实令人敬佩。

在朋友的家里,除了游东江湖,当然少不了喝酒,“酒逢知己千杯少”,好友的一家人都极好客,都很朴素,虽然说的话夹杂了普通话与浓烈的方言,但交流起来却没有一点阻碍。朋友家里的酒是自家酿的,很纯很香,不烧喉咙,后劲也不大,即使喝多了,躺着睡一会儿即可清醒。朋友的父亲酒量很好,为人也很豪爽,他在餐桌上,端起酒杯就大口喝着,一大杯白酒,三口见底。我们几个年轻人当然无法与之相比,总是小口的喝着,偶尔也会陪好友的父亲喝上一大口酒,然后吃一块肉,诚然有点“大口喝酒,大口吃肉”的意思。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喝过那么多白酒,有一个中午,我不记得喝了几杯白酒,只晓得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六点,正值吃晚餐的时候,晚风不大,却也能清醒头脑,我在外面的空地上转了几圈,回到朋友的家里,继续和几个好友喝起酒来,也没有什么事。临别的时候,朋友一家人送了我一袋橘子和柚子,上火车的时候,好友告诉我,忘了送一壶烧酒给我,这令我难以言语。


晚上在东江湖畔闲逛,踏着斑驳的树影月光,连续走上几里路,徐徐的清风,淡淡的泥土气息,高山在月色下,笼罩一层朦胧雾气,只可看到大致的轮廓,潺潺的溪流声,偶尔也会有几声狗吠。湖面上是一片片渔火,湖中央还有几艘渔船在缓慢移动·····我们沿着公路,一面散步,一面闲话生活往事。我们似乎有许多话要说,但是这些话语并不是刻意组织起来的,有些话说起来毫无逻辑性可言,我们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有些话说过之后就不记得了,但是却没人在意这些,自由自在,徜徉于静美的夜空下。

我在东江湖畔一共呆了四天,离别之后,依然留念那里山水人情。现在当地政府正大力发展东江湖的旅游业,这固然是好事,但是一定要规划好,特别要注意景区生态环境的保护。我们乘船经过凤凰岛时,很容易看到廊桥下堆积着未经处理的白色垃圾,格外刺眼,可以说是大煞风景。我并不反对更多的游客到访东江湖,也不反对湖面上游艇多起来,更不反对在景区搞餐饮住宿,但最好不要发展化工一类的企业,东江湖需要明净的空间。我希望下次去东江湖的时候,还是碧波粼粼的湖水、连绵起伏的青山,我想这也是所有人的愿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