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陈淦璋

东江湖,地处湘江上游,水面面积160平方公里,蓄水量81.2亿立方米,相当于半个洞庭湖。


东江湖沿岸,大部分岸线被资兴市白廊乡所环绕。一汪湖和一个镇,唇齿相依。


4月下旬,正值莺飞草长、春风和煦,白廊乡党委书记廖草洋却高兴不起来。眼下他愁的,是督促乡里的规模养殖户退养。“市里要求,东江湖禽畜禁养区的369户今年底前要全部退出,可眼下还只完成70多户。群众工作不好做啊。”他告诉里手。


转型阵痛:“金山”不在了,怎么发展?


对以“猪、渔、果”为主打产业的白廊乡来说,目前的转型颇有些艰难。

回溯历史,上世纪80年代,因为修建东江水库的需要,许多资兴人不得不搬迁。大部分农民后靠于山头,开山造林,发展畜牧,二十多年打拼,东江水边,成了“鱼米仓”、“钱袋子”。


曾经“万口网箱下东江”,可如今却“有水不能渔”。资兴市从2011年起加快东江湖网箱退水上岸,对原有1.3万口网箱,计划到今年底只保留4000口,确保湖区一级保护区内没有网箱养殖。


扩大生态公益林面积,实施禁伐、禁火、禁荒、禁猎、禁牧的“五禁”措施,直接让湖区林业经济受挫。而矿业治理,更是让“金山”不在。据资兴市环保局介绍,坚持铁腕整治湖区污染,近年来共取缔非法矿点27个,关闭有证矿山17个,湖区居民直接或间接经济损失上亿元。


外地老板叶建清办了个碳素厂,这个白廊乡唯一的利税企业,去年也因为环评不达标而关了门。登上央视《新闻联播》镜头的叶建清,表情有些苦涩。


舍得之道:舍了短暂利益,得了秀美山水与长远发展

如何处理“环保与温饱”的辩证关系,这道考题摆在当地政府面前。


“东江湖是资兴的命脉,郴州的水源地,湖南的战略水资源,直接关系到湘江中下游。从战略高度重视东江湖保护,就是最大的政绩。”资兴市委书记陈荣伟语气坚决。
扭转以GDP论英雄的政绩观,是资兴市正在采取的做法。从2013年开始,市里对白廊乡等7个乡镇取消了财税收入、新型工业化等考核指标,增加了生态保护、农民增收等民生事项的权重。效果也很明显,白廊乡当年发动村民植树造林2800亩,比市里下达的任务多出1300亩。


新考题带来新变化,也带来不少新问题。舍弃“猪、渔、果”产业,东江湖周边群众持续增收靠什么? 共饮一江水,作为上游的湖区的百姓舍弃了不少发展机会,生态补偿机制该如何建立?一个典型的例子,是东江湖区山林被划为生态公益林后,每年每亩的补偿为20元。相比每亩山林平均150元左右的年收入,这个补偿标准实在有点低。


在资兴市委书记陈荣伟看来,争取实行生态补偿机制及移民双转移政策,可以把湖区产业通过补偿的方式转移出来,减少对东江湖周边生态环境的依赖。


问水寻山:一湖清水也能“掘出金来”


保护与发展,既需要政策推动,也不能完全“等、靠、要”。“守着绿水青山,出路问水寻山。”东江湖区人正在开启自己的探索征程。

4月23日,里手在东江湖看到,投资1.3亿元的环湖公路一期已基本完工。道路两侧,“东江湖(白廊)桃花节欢迎您”的标语还未撤去。“桃花节刚结束不久,今年已是第三届啦。白廊人气旺了,旅游发展了,桃子的价钱都涨了好几倍。”说到旅游开发,白廊乡党委书记廖草洋拉开了话匣子。


驱船向湖心进发。凤凰岛正是白廊乡“五岛一村”旅游开发的核心项目,也是唯一能在岛顶360度观湖景的地方。景区管理负责人程旭告诉记者,岛上还散养了孔雀、猴子、羊驼、松鼠,人与动物能够零距离互动,今年“五一”假期已正式开园。


而在七仙姑岛上,过去靠网箱养鱼的黎小杨,现在把养殖规模缩小了大半。转型水上农家乐,已经让他尝到了甜头。“钓鱼、住宿、休闲旅游一条龙,今年我还追加投资、扩大了住宿规模哩!”黎小杨乐开了花。

“过去的湖区人,捕鱼养猪砍树,而今后,可以卖水卖空气卖环境,到休闲度假产业中去掘金。”资兴市委书记陈荣伟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