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时,请说是在东江湖农家乐联盟看到的,谢谢!

5.4
早上7:00起床,一起到外面的小摊上吃早餐。每个人都有些疲惫,经过昨天的“论持久战”,大家决定去飞天山,明天也是安排在郴州近郊腐败。而我似乎经过了昨天的考验,体力超越了极限,相反并不觉得很累,平常时间只要运动后就会痛的腿部肌肉,也是没什么异常。独自霸占了一大脸盆的泡菜,再来一碗当地特有的米饺,简直让我不想抬头,希望这便是永远(回想起来,我的追求真低,我暗暗对自己的不争气打了自己一个耳光)。阿贵联系到了五一送我们到东江漂流的司机,再次准备包车前往飞天山。在酒店大堂等车之际,彬彬略施美男小计,令我们改变了继续留在郴州腐败的初衷,阿贵昨日牺牲色相和总台小姐探讨了近一小时的结果在短短几分钟内付之东流。彬彬帅哥的一脸纯真而充满魅力的笑容,征服了已近中年漂亮的大堂副理。大家临时决定从飞天山回来后去永兴过夜,明天去游览便江。
飞天山距郴州只有半小时的车程,我们终于感觉到了一种节日的气氛,山脊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人群,看着拥挤的车辆,我游性全无。走进景区,发现东西两条线路,顺着好像被神仙的手抓过光秃秃的山崖下去(那里又一个美丽的名字“爱情谷”),这里也有一条探险之路,不断地越过一些小小的木桥,有惊无险。经过了仰天湖迷魂谷的磨练,我们每个人都走得飞快。再翻上一座石壁,眼前又是一片草原,询问当地的老乡得知景色到此为止,大家都悻悻返回起点。我的腿由于昨天的长途跋涉开始酸痛不已,坐在草地上就好像生了根一样再也不想动一下。咬着牙拖着沉重的双腿在来到东线,每迈一步都痛苦地爬下山崖到达渡口(相信美人鱼的尾巴变成双腿时行走的痛楚就是这样。我是美人鱼吗?不是,所以我不是鱼,是美人。呵呵!想到这里我一脸幸福状地傻笑着),我们坐上了船游翠江看悬棺。在渡口处我们意外地发现了香喷喷的豆腐花,和鲜嫩可口的菠萝。我那饱经沧桑的胃里又是一片悸动:当然,我立刻很有所表示地安慰了自己。大家纷纷效仿。座在破旧的游船上百无聊赖,懒懒地看着周围的风景。忽闻扑鼻的巧克力香味,立刻吸引了我的视线和所有的思维,定睛观瞧之下,好可爱好可爱的彬彬手里的雀巢威化!似乎不只是我一个人,很多双手同时伸进那个美丽的袋子里,我幸运地抢到了两块,至今得意不已。彬彬继续着我们的惊喜:瓜子、话梅……天哪!为什么昨天大家都穷凶极恶的时候,彬彬没有拿出来?(至今有待考证)大家顾不上对彬彬严刑拷打,限时上演风卷残云。结果一路上风景没有看到除了运动一下牙齿,剩下的就是疲惫的发呆。
上岸后我痛苦地发现我们需要向上爬行一段被称为“老虎背”的人工山崖,走过长长的一条堤坝,我左摇右晃,怎么也找不到昨天徒步的感觉。倒是我那条布满商标、花花绿绿、招摇拉风的紧身长裤比周围的景色更加吸引人们的眼球。突然,思念涌上心头:“我爱你!我的家~~我的家~~我的天堂!!”我反反复复地唱着这首歌,脑海中不断地浮现出我那张舒适的床和号称“狗窝”的卧室兼工作室。毫无创意地登上一个叫“仙人?”的山崖,惊喜地发现:原来我们到达了终点。我立刻又和大地做了进十分钟的亲密接触。
好心情地回到郴州市区,依照早上的计划,我们来到长途汽车站登上开往永兴的班车。有些惊喜地发现竟然是空调车,而且比较干净,车票只需要6元,比想象中幸福许多耶!大嚼着原本为了忍受在拥挤而脏乱的中巴车上消磨时间的一大堆零食,看着周围东倒西歪FB地进入梦乡的上海小资们,听着还算动听的MTV加上阿贵夫妇伴奏的音乐,一小时很快过去。在当地人奇怪的眼神里走在大街上,不断地打听永兴县的县政府招待所(当地只有一家宾馆和一家招待所。宾馆比较偏僻,而招待所在繁华地段),几乎横穿了永兴县,让所有永兴人都知道有8个外地人来旅游后,我们找到了藏在一个工地后面的招待所。价格不菲,标间标价也要二百多。我决定充当一回导游,一本正经地接见了经理,大谈导游心得,一片刀光剑影中经理眼睛发亮,于是拿到100元/天的价格。在此介绍一下设施:电视勉强能看,电话就是自己的手机,空调基本让人满意,塑料拖鞋只有一双,浴室没有浴帘,马桶需要人工冲水,洗漱用品自备(原本还是觉得被宰,后来偷偷看见了其他客人的入住价格心理大感平衡,除了签单外价格都在120元以上,再展开批评与自我批评之后决定回上海继续修行谈判技巧争取下次谈到100元以下)。住宿问题解决了,接下来是温饱问题。连连拜会了N家饭馆,都被价格吓的连滚带爬地落荒而逃,终于找到一家小饭店,在焦急的等待中进行了我们的晚餐。味道没什么可以留恋的,只是晚餐和宵夜是在一个饭桌上解决的。
回到房间阿贵夫妇和裁缝Linda就房间问题展开了热烈讨论,最终已裁缝被阿贵夫妻俩赶到Linda房间,度过了好像关云长在刘备夫人门房前守大门的不眠之夜。(具体有没有合眼就无从考证了)佩服呀佩服!裁缝同志!向你致敬!我突然脑海里坏坏地浮现出韦小宝哭哭啼啼地趴在床上,建宁公主嘿嘿笑着说:放心!我会负责任的……一股坏水儿阴险地浮上心头:下次“杀人”游戏一定找机会让裁缝和Linda一起show一下这个场景。哼哼哼!
永兴的夜里也是热闹非凡,午夜过后,就有高跟鞋在门口徘徊,要么就是一阵敲门声后失落的脚步声。半夜里嗜血动物开始活动起来,我和英俊轮流与之搏斗。天渐渐亮了……
5.5
睡意朦胧地退了房间,来到“车”水马龙(多为酷似乌龟壳的三轮车,这便是当地的出租车)的街上,寻寻觅觅发现一家豆浆店展现在面前。大家不约而同地挪向露天的座位。眼前一亮,这里还有各种点心。奢侈的指点江山之下,桌上豆浆、豆花、馒头、蒸饺等丰富不已,香味四溢,嗅觉和视觉满足的情况下,味蕾出奇地敏感。我经过快速的熟悉地形,从对面的小摊贩那里有搜刮到薯饼、发糕等在上海很难见到的“野味”,幸福无比地度过了早上的欢乐时光,这毕竟是我们此次旅行所吃到的最丰盛的早餐,感谢上帝的厚爱,在最后的一天赐给我们如此美好的回忆。
奢侈地包了“出租车”,嘭嘭嘭地开到便江游船码头(只用了2元/车/2人),驶往龙华寺仅用了15分钟,经过不断的探寻,我们了解到龙华寺之后的风景更加美丽,而游人却很少。最终因为裁缝和Linda要赶下午的火车提前回上海,而我们是晚上11点多的车造成两人被我们“抛弃”在龙华寺,而我们直接包船前往“一线天”。大家在龙华寺码头与本次旅行评选出来的“最上镜先生和小姐”挥泪而别。
果然如船老大所说,一路上风景越来越好,让大家惊喜不已,同时为提前离去的三位同伴惋惜。两岸不断出现丹霞地貌的小山,和郁郁葱葱的树林。偶尔会有几根枯木树立在水面上。一群白鸥从我们眼前呼啸而过,引得我们手忙脚乱地按动快门。坐够容纳二十几人的船上,只有我们六人在忙前忙后、大呼小叫。来到了一处“千年古樟”的景点,飞奔下船,只见一棵需要5个人才能荷包的大树,枝叶茂盛。突然我眼前一片发花,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定睛观瞧下是一条6cm长的花花绿绿浑身是刺的毛毛虫!我立刻一声惨叫(这是我最害怕的),英雄气概顿时变成胆小鬼。阿贵等人冲将过来,准备及时消灭,我忙举手制止,在我的哀求下,阿贵举起相机留下了一张我最喜欢的“毛毛虫”的照片。此时此刻我灵感大发,在阿贵身边创作出“阿贵和毛毛虫”,同时请仅仅创作“UFO与阿贵和毛毛虫”;请彬彬创作“仅仅和UFO、阿贵和毛毛虫”,这一系列照片最终成为了UFO的传世佳作。创作过后,是很不雅观的“人猿泰山”系列,我们全体在树上威猛了一把。之后深恶痛绝地认为这样一棵千年大树应该“禁止攀爬”!
又经过了“侍郎坦”,最终在午时到达了终点“一线天”,原本认为凡是两山夹一沟的地方就能被称为“一线天”,我几乎不屑地登岸。一股凉气扑面而来,“卧倒!前面有埋伏!”这句话几乎已经到了嘴边。越往里走路越窄,不是有烟雾扑面而来,仿佛走进了另一个世界,不禁让人精神一振。两边岩石布满了青苔,滑溜溜的。脚下有小溪流淌着,为了不沾湿鞋子,当地人在路上铺设了一些竹子,使得脚下一不留神就会滑到。山壁上的也不断淌下一些冰冷的露珠,滴在脖子里面让人打寒战。我不断地调整着腰间照相机的位置,最窄出几乎让我前心帖后背。我暗自庆幸,对自己的身材更加平添了一份自信。经过200米的跋涉,眼前豁然开朗,是一条上山的路,大家的体力都消耗了许多,决定原路返回。刚走了一半,听见前方声响,沟通之下了解到又有游人前来探险,我们不幸地得知来人中有两位体积较大。双方在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情况下,找了一处较为宽敞处会合。一人蹲在地上,对方一人站直身体,尽可能贴在山崖一边,勉强移形换位而过。辛苦之极!建议今后安装红灯绿灯以指挥交通。走出一线天,每个人都是蓬头垢面,衣衫肮脏。但是大家都在大呼过瘾。
再次回到船上,疲惫和饥饿又侵略着每个人的身体,船老大善解人意地很快将船开到一家农舍。这里已经是炊烟缭绕,飞快地点了菜,我们坐在树下乘凉。此处打探着周围的环境。这里有自己的菜园种植着各式各样的蔬菜,一只老母鸡带领着它的孩子们东游西逛。而那只调皮的看家狗,不停地在我们的脚下穿钻来钻去,寻觅着我们丢下的食物,一会儿又快乐地摇动着尾巴去逗它的刚刚学会走路的小主人。主人家朴实厚道,早在树下支起一只大锅,熬好了稀粥给疲惫的客人们解渴。酒足饭饱之后,阿贵等人又来了精神,吵着要去挖竹笋,而好客的老板娘得知我们从上海远道而来,便自告奋勇替代我当起了导游。独自坐在竹椅上,呆呆地看着便江的流水,和远处的山野,突然间脑海里一片空白,迷失自己的感觉席卷而来。身后的竹林随着风舞动着纤细的身躯,一些竹叶刷刷地飘落在远处的竹亭边。恍惚中感觉自己正品着一壶清酒,悠然自得地观望着眼前有一红衣女子正抚琴弹奏,一白衣侠士随着音律舞动着手中的宝剑……忽然听到有人叫我,将我的思绪拉回来,原来大家满头大汗地从山上下来,手里拿着鲜嫩的还在散发着泥土气息的竹笋。
回程的路上有些无聊,大家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天,遥望着岸边的绿色的山峦和和红的土壤,不时有一些挖泥船停在岸边不知疲倦地工作着。忽然一只小船映入眼帘,船家悠然自得地撒着网,不知道他今天有多少收获。离开工作的生活好悠闲,我开始有些怀念工作的感觉。“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生活似乎离我是那么的遥远。阿贵用完了胶卷,实在不甘寂寞(大家一致认为:阿贵同志的一生,是谋杀片片的一生),竟然也煞有其事地学着驾驶我们的船只,弄得我们都跃跃欲试。不知是谁,率先脱去鞋袜,将脚放入江水中激起凉爽的浪花,我们排成一排坐在船边又唱又笑。
便江攻略:
1. 因为比较休闲,所以建议安排在大家体力情况较差时调整状态时去
2. 可以早上从郴州出发,到达永兴后,直奔便江游船码头包船(我们用了240元6人)到一线天,下午4点左右返回郴州。不用在永兴住宿,因为环境较差。一定要住的话,可以去政府招待所,以上海携程的名义入住100元/天(应该还可以更加便宜)
3. 自备零食、防晒霜
回到郴州已经是下午进五点了,大家回味着美丽的便江风光,没精打采地走在街上,在酒店门口实在难以忍受街边臭豆腐的香味,便买了几块,在酒店大堂风卷残云一番。黑黝黝的臭豆腐上,撒满了红色的辣椒片,伴随着葱的清香,在签子上排成可爱的一串,一口咬去滴下几滴鲜嫩的汤汁伴着垂涎欲滴的口水,香味已经在口齿之间回荡,辣味味蕾同时敏感地感觉到冲天的辣,霸道地冲上鼻梁,咽将下去停留在嘴里的味道让人回味无穷,深吸一口冷气,忍不住再来一口!开了钟点房,我们轮流洗澡后,冲去最繁华的闹市区,选定一家大型超市开始血拼。原本定下的半小时解决火车上温饱问题的理论在种种诱人的当地土特产面前每个人都受益颇丰,不一会儿就堆满了两辆购物车。经过不停地交流意见,我们满足地拎着大包小包将郴州的辣味带回家。用了短短半小时食不知味地晚餐后奔往火车站。
终于要回家了,车上的大家抑制不住兴奋,在黑灯瞎火中,进行硕鼠行动,车厢里热闹非凡......
Going home!